霜结千年香彻骨 相识半生是梅花

———谈唐建教授寻梅画梅护梅

徐小云

2020-10-17期08版

梅原产中国,我国植梅的历史大约始于商代。早在先秦两汉时期就有与“梅”有关的诗文,如《尚书·说命下》中“若作和羹,尔惟盐梅”,诗经中的《摽有梅》诗篇:“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自魏晋至唐时期吟梅之风盛行,梅花也逐渐被赋予了特定的文化内涵。文学上有关梅花的吟诵带动了绘画艺术的发展,宋元时期咏梅文化繁盛,画梅群体逐渐壮大,梅花高洁、清冷、孤傲的精神品质成为文人画家热衷表现的题材。至近代,更是以梅花来象征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不仅诗人、文人画家、已至革命者都爱梅、画梅、咏梅、推崇着梅花精神,梅花精神逐渐成为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唐建自幼喜爱梅花,在家乡的老屋前,有母亲亲手栽种的腊梅。这棵腊梅每年都会凌寒怒放,唐建的心中从小就种下了爱梅的种子。大学期间受于希宁先生影响,开始了他的寻梅之路。自2006年以来,十几年间他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和云南的昆明、安宁、晋宁、永平、剑川、洱源、丽江、大理等地。云南具有最古老、最优质的梅种资源,他在云南寻访到了众多未被记载的古梅。许多珍贵的古梅在他的努力下得以保护,他的善举感动了梅里的乡亲,也吸引来了各地爱梅的朋友,古梅渐为外界所知。正如唐建诗中所写:“十年寻觅未称痴,频向苍山问雪枝。岁暮风寒归路远,此心梅月两相知。”昆明黑龙潭自古以来就有文人骚客竞相探梅、赏梅、咏梅、画梅。唐建有感于林则徐在昆明黑龙潭为唐梅所作一诗,遂赴黑龙潭探访唐梅,并在此留下了许多梅花写生作品。距离昆明10多公里的安宁市曹溪寺,寺内有一株元梅,至今已有七八百年的历史。唐建也曾多次来此寻访画梅,并与寺中的明照师傅因梅结缘。

唐建一路寻梅的背后,充满着艰辛和奇缘。他爱梅、痴梅、寻梅,在他身上所体现出的是锲而不舍的梅花精神。当时交通不便,古梅都生长在深山幽谷、江水湍急、山路崎岖之地,加之高原反应,一路颠簸起伏,至古梅时往往已是疲惫不堪,但是这些都没有阻挡唐建寻梅的步伐。最为新奇的是南大坪访梅,当行进到大山深处,大家都想放弃时,只有唐建仍在坚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终于远远地嗅到了梅香。南大坪是一个漫山遍野开满了梅花的世外桃源,说来也奇,在村子里见到的第一人,正是梅花的主人。洱源县南大坪村有数十棵古梅,其中一棵500多年的古梅,树高7—8米,树冠10多米,这棵古梅如仰慕已久的朋友,在万朵梅花怒放的冬季,得睹芳容。回龙古梅植于剑川甸南乡回龙村东山脚下,树龄为600年以上。当唐建辗转来到这里时,村子寂静得空无一人,终于看到了一位背筐的大嫂,向前询问,或许语言不通,大嫂示意跟她走,才知她竟是梅花的主人!但见老梅,早在三年前被大火烧掉,只残留下树根,唐建不禁潸然泪下,暗下护梅决心。

唐建对永平古梅情有独钟。永平县野生梅为中国古梅及古梅文化较集中的代表区域。2007年当他初次来到花桥村普照寺时,这里还是一个小学,普照寺内的元梅深深地吸引了他。这棵元梅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林则徐、李根源、赵藩等对其均有记载,这也是永平县唯一有历史记载的古梅,唐建称它为“天下第一奇梅”,并赋诗云:“何人十载博南客?踏遍苍山觅玉葩。霜结千年香彻骨,半生相识是梅花。”此后每年他都会随着花期的到来带学生、朋友来到花桥,成为最早关注元梅的画家之一。

唐建的梅缘似乎是注定的,好运接踵而来。2016年初春,他首次来到澜沧江边废弃了的山村———梅子里,发现了一棵没有著录的约三人围的古梅,由于当地古梅保护意识淡薄,梅花主人欲售古梅谋利,老梅已岌岌可危!唐建心急如焚,经多方努力后得以挂牌保护。今古梅保护修缮完毕,濒临澜沧江高高的围墙筑成,且经专家鉴定,此梅为宋梅。“手抚老柯辞老友,吾心护佑似钢坚。”唐建欣喜感怀,由此开启了他的漫漫护梅之旅。

2018年的冬,在打鹰山下的阿腰寨,唐建在此发现了一棵千年古梅,这里是高原山地,地理环境恶劣,人烟稀少,交通极为不便,他根据多年寻梅经验,查证资料等,并对比花桥元梅,最后鉴定其树龄应为千年以上之唐梅,这将是当今我国乃至世界上仅有的一棵原本唐梅。后经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云南省农业科学院、云南梅花研究中心等科研机构专家,共同鉴定为“唐及以前”之古梅。如今千年老梅已得到抢救性保护,通往山里的道路修葺一新,老梅重现雄姿,唐建为其题写“唐梅”,并撰写了古梅题记。2019年国庆前夕,村民在老梅树下簇拥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共同迎接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这种饱含民族、家国情怀的梅花精神已深入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

同在2018年,唐建又先后在大常山岭岗地和秧草塘发现了两棵古梅,后经鉴定均为元梅。岭岗地元梅发现时周边杂草丛生,树木遮挡,难窥全貌,诸友齐心协力除去杂草、寄生树木,一棵古梅赫然眼前,大家商定集资保护,使之永传于世,不负岁月。唐建为古梅赋诗:“寻梅不辞三百曲,但见江畔岭头霜。又是一棵千年古,草杂难掩扑鼻香。”

2020年年初由于新冠疫情,唐建因访梅数月滞留在永平,他以梅花铮铮铁骨的精神鼓舞大家,并赋诗云:“寂寂疏花连昼夜,铮铮铁骨历春秋。”在这期间师生共同寻梅画梅,对所有新发现并保护的古梅进行深入的研究、剖析、并为每一棵古梅写生创作。他笔下的古梅不再拘于一枝一叶、疏影横斜的传统模式,而是体现出了老梅旺盛的生命力,画面中多是全景式构图,大笔挥洒,以篆籀的笔意勾勒,线条如锥画沙,力透纸背,一改古人画梅的文雅秀逸,体现出“当其下笔风雨快,笔墨未到气已吞”的气势和境界。疫情期间,唐建先后在博南、杉阳、北斗乡和龙街等地又陆续新发现了十几棵明清古梅,一个国内独有的唐、宋、元、明、清古梅群呈现在世人面前。

唐建在绘画上一直恪守“传统与创新”并重的艺术理念,传承了宋元以来文人画的审美理想,师承杨无咎、王冕,徐渭、八大、金农、吴昌硕等。近年来,唐建画梅独辟蹊径,走出传统文人画家的藩篱,走向田野、民间、大自然。古人画梅是一种清、冷、瘦、疏的审美趋向,而大自然中的古梅繁盛、古拙、野逸,富有乡土气息。唐老师首次以中国画特有的艺术形式将古梅的神态呈现给大家。他笔下的千年古梅是高大挺拔、苍劲繁茂、霸悍雄奇的气象,表现了古梅的茁壮与新生。古梅虽历经千年依旧枝繁叶茂、千花万蕊,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这种梅花精神是时代精神的象征。

唐建以爱梅、访梅、画梅、护梅的实际行动诠释了梅花精神的真谛,同时在他的倡导下成立了由各界爱梅、护梅人士组成的“梅友公社”,形成一个保护古梅的民间组织,许多古梅得以发现并妥善得到保护。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唐建文艺学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二级教授、花鸟画创作研究方向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