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学书法从“汉代楷书”入手

杨再春

2020-10-17期07版

关于初学书法应从什么书体入手,最常见的说法是从颜真卿、柳公权等的唐代楷书开始最为扎实,适合打基础。然而,从我自己多年书法教学经验看,我认为“楷书”并不是学习书法入门的便捷途径。你如果只想写字锻炼心性或是描摹现在网上最流行的小楷《心经》,那练习什么书体其实并不重要。但如果你希望真正推开书法学习之门,目标是通过练习最终可以完成自己的书法作品,我主张选择“隶书”入手作为初学书体,这将是一个既可以扎实打好基础,又相对轻松、快速、高效的学习途径。

在这里我先要补充一个知识点,“楷书”之本意应是规范化的书体,在不同历史时期其实有不同的“楷书”。例如“小篆”是秦统一中国后被广泛使用的通用书体,“小篆”即为那个历史时期的“楷书”。而我们通常学习书法时谈到的“楷书”,是泛指唐代及以后的“楷体”,也称“真书”,如初唐欧阳询、中唐的颜真卿、晚唐的柳公权,当然还有更晚一些如元代赵孟頫等人的书法作品。因此,“隶书”在汉代即为当时的“楷书”,是一种广泛被使用的通用书体。从这个角度看,如果说我们从“汉代楷书”入手也是有意思的一种解读。

具体来谈为什么初学“隶书”优于“唐楷”,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讲:

一、追根溯源,追寻书法演变早期出现的隶书,轻松开启书法学习之门。

书体演变历史简单来说是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章草—楷书—行书—草书,我们不难看出隶书是早于楷书很多年出现的书体。无论学习什么学科,了解事物最初形态,追根溯源,通常会使得学习更为深入、扎实。

也许你会有疑问,我们为什么不选择从源流上产生更早的“甲骨文和篆书”入门呢?这是因为从字形特点上,隶书与之前的甲骨文、大篆、小篆相比,显然最接近现今我们熟悉的正楷字结构。篆书笔法虽比隶书更为简单,但因其字架结构的繁琐和我们熟悉的现代字差异过大,无论从识别还是记忆上都难度较高,并不利于后续向楷书、行书、草书的过渡。我们先学习隶书,熟悉笔性,稳健字的结构,可以有效而快速的打好书法入门基础。

二、化繁为简,练习笔法结构相对简单的隶书,快速踏上书法学习之路。

“隶书”比“唐楷”在历史上出现早很多,从篆书演变出的隶书,在笔法上虽比篆书略复杂,但整体而言还是相对简单容易掌握的。楷书发展到“唐楷”,规范化已达到极致,所有基本笔画,例如横、竖、点、钩、撇、捺、折、提,均有严格法度。

隶书笔法具体来说,横竖笔画与篆书基本类似,均为逆锋起笔,收笔处回锋,初学做到横平竖直,藏头护尾,类似“画道道”的感觉,中间行笔过程无需复杂处理,便能体会书写乐趣。撇、捺左右分背,行笔欲下先上、先轻后重,撇无需像楷书那样先重按后轻提笔出锋,捺的雁尾也不同于楷书捺的多种收笔。

我曾做过一个实验,让10个孩子从隶书学起,10个孩子从柳字(楷书)学起。一个月后,学柳字的孩子写“白日依山尽”还写不了,而学隶书的孩子已经写得有点模样了。对于初学者,激发对书法的兴趣和热情很重要。不同书体各有各的基本功,一个书体不能制约另一个书体。好的学习应当让初学者懂得汉字文化的源流发展,能够一专多能,为之后学习涉猎多种书体达到兴趣书法的目的。

三、因人而异,选择适合自己不同风格的隶书,扎实打好书法学习之基。

从隶书入手,选择什么碑帖是可以因人而异的。我通常建议痛快爽朗的学生可选潇洒的《石门颂》,心思细腻的学生可选秀美的《曹全碑》,温和内敛的学生可选凝重的《史晨碑》,开朗活泼的学生可选灵动的《鲜于璜碑》。这些风格迥异的隶书,涵盖了各种各样对于初学者有帮助的笔法、结构知识,妙趣横生。

让我们以《石门颂》为例,着重讲一讲如何去学习一个碑帖的特点,如何更好地临习。

《石门颂》因其特有的“金石气”常被认为是“隶中草书”,而我认为更准确说应是“隶中行书”。《石门颂》中能看出有书写速度的变化,但整体行草笔法痕迹并不明显,其用笔飘逸中蕴含力量,结构自然中带着洒脱,明显不同于《张迁碑》和《史晨碑》的严谨,颇有一番把隶书写“活”的感觉。

《石门颂》运笔的线条沉着而飘逸,在书写过程中去感受这份“沉着”与“飘逸”的交融体会更为深入。通常,书写时运笔速度慢才可体现沉着,但如果仅仅是放缓运笔,又会使得字的线条沉闷无趣。《石门颂》在线条的首尾做了一些额外处理,从而增添了飘逸之感。

《石门颂》因是摩崖石刻,当年制作难度是很高的。这种难度在于要将石刻字创造出一种笔与纸之间“涩”的质感。这种“涩”,类似于在粗糙纸面运笔,但又力争要书写流畅,既有速度的趋势,又不会过快。同时,《石门颂》中既有诸如逆锋起笔、回锋收笔等比较规矩的笔法,又有不少取法汉篆的露锋处理。这些圆润与洒脱笔法的结合,使其整体风格生动而有活力。

临摹《石门颂》时我的体会是要大胆、气强,因其结字比其他汉碑字更大些,书风特点也雄强浑厚,所以学习此碑更适合写大字。此外,书写状态要轻松,汉碑的开放性则能很好地表现出来。行笔既要痛快也要沉着,结构要紧凑。《石门颂》线条圆而且长,少波磔顿挑,篆意横生。

《石门颂》虽是隶书,但字的结构有很多可拓展空间,日后从隶书过渡到行书,行楷书都不是难事。

(作者系著名书法家、书法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