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中的文化

贺云翱

2020-10-17期06版

中国是世界上最为古老的农业国家,人工培育和栽培水稻的年代及出现农业村落超过万年。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文明连续发展国家,5000年的古代文明基本上是“农业文明”,即依靠“三农”支撑国家的生存。即使在近代逐步实现工业文明的历程中,也离不开“三农”这一基础性力量的支持。中国先民探索和积累了极其丰富的“三农”文化遗产,成为今天乡村振兴的宝贵发展资源和参与力量。“三农”文化遗产大体包括农业遗址、农村历史聚落、乡村文物、乡土建筑、农业景观、农业工程、农业物种、农业器具、农村特产、水利遗产,诸如农业技术、农业艺术、农业节庆、农村文学等。

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三农”文化遗产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保护和传承农村优秀传统文化”成为工作指引。在实践中,“三农”文化遗产在传承优秀文化、推动乡村文明、建设美丽家园和特色村镇、发展农村旅游和农村文化产业、振兴农村特产、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和农民致富、申报世界农业遗产和推动中国优秀农业文化走出去等方面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当然,我们在调查中也发现,“三农”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发展、利用中也存在着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迫切需要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并将其纳入到乡村振兴的实践之中。为此,对“三农”文化遗产如何在乡村振兴中发挥更大作用提出以下建议:

建议在全国开展“三农”文化遗产的普查工作,建立“三农”文化遗产数据库。当前普遍存在“三农”文化遗产家底不清、内涵不明、资源流失、特色消解的问题。过去,我们多认为列入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或历史村落的乡村才是“三农”文化遗产的重点区,实际上,我们调查发现,只要是存在百年以上的自然村落几乎都有各类文化遗产的存在,但多无人问津。只有摸清“三农”文化遗产的家底,才能够将其纳入乡村振兴的工作体系中。同时,在撤村并村的行动中,应预先做好撤并村的文化遗产调查及价值评估,尽量保存珍贵遗产,防止出现“万村同貌”的同质化现象。

打破部门分工界隔,协同解决“三农”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发展工作。“三农”文化遗产涉及到政府不同职能机构,如名镇名村由住建部负责,农村非遗由文旅部负责,乡村文物由国家文物局负责,农村自然遗产和文化景观由自然资源部负责,水利遗产由水利部负责,而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和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又由农业农村部负责等。各部门都有自己的工作要求和安排,也有自己的事业依托力量和事业发展方向,但是对“乡村振兴”而言,其目的都是统一的。为此,建议在全国人大或国务院的统筹下,整合不同部门的力量和相关政策,协同解决乡村振兴中如何发挥“三农”文化遗产独特作用的问题。

动员更多高校参加“三农”文化遗产的科学研究事业,持续发掘和应用其多样性价值。目前,一般认为乡村文化遗产主要是表现为精神文化的作用,如凝聚人心、教化群众、淳化民风或助力乡村旅游,但“三农”文化遗产门类众多,内涵深博,涉及到“三农”的生产、生活及精神文化等各个方面,需要更多的学科介入研究。乡村振兴主要管理部门应欢迎更多的大学进入“三农”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发展事业中,以共同服务于实现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目标。

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制定专门的“三农”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发展的专门政策或工作规划,并要求基层政府给予重视和落实。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乡村的诸多建设发展专项规划中缺少对相关“三农”文化遗产的资源调查、修复、保护、利用等方面的内容,无视甚至“拆旧建新”而导致珍贵遗产流失的现象还比较常见。

加强“三农”文化遗产事业专业人才的培养和使用。乡村“三农”文化遗产涉及到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文献遗产、文化景观、乡土建筑、文旅融合、乡村博物馆建设、特色传统产品开发和品牌建设、“三农”文化遗产+互联网等,需要一大批专业人才投入其中,否则“三农”文化遗产事业无从持续健康发展。据调查,目前几乎没有任何高校专门设有“三农”文化遗产的专业教育体系,建议国家高等教育主管部门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高校开展“三农”文化遗产事业人才的培养工作。

建议各级政府发改、财政及农业农村部门为高校及科学研究机构专业人员参与“三农”文化遗产事业开展提供必要的开放性项目经费申请支持,以吸引更多专业力量为乡村振兴提供智力支持。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