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是人生最好的保养剂

丁东

2020-09-16期06版

近日读书,《七发》一文让我深切感悟到:忙,是人生最好的保养剂。

被后人誉为“七体”的赋体散文《七发》,出自西汉著名的词赋家枚乘。作者假托楚太子与吴客的对话,阐述人生至理。“楚太子有疾,吴客往问之。”一番观察后,吴客告诉楚太子:您的病根源于贪欲过度、享乐无时,整天无所事事,其结果必然“药石无效”。要想治愈疾病,须改变惯常的生活方式,有所追求,做些正事,以丰富的学识、高尚的文化和道德修养,抵制腐朽愚昧的享乐生活。

一席谈心,让楚太子幡然醒悟,渐渐从“然阳气见于眉宇之间,侵淫而上,几满大宅”至“然而有起色矣”,最后竟然出了一身大汗,以至“霍然病癒”。反观吴客与楚太子的对话过程,其精彩程度不亚于现代医学的心理疗法。

古人云,“文者,贯道之器也”。上述故事,虽有夸张,却明白告诉我们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此道理与现如今人们常挂嘴边的“你想要毁掉一个人,就让他一直闲着”如出一辙。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发现,那些整天闲着的人,其实未必健康、快乐。真正健康、快乐的,大多是那些“忙人”。他们怀揣梦想,像是上紧了发条,整天闲不住,努力成就着自己的事业。即便再忙再累,都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身体机能处于最佳状态。比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90岁时仍然忙碌在田间,他说杂交水稻让他没时间变老;比如在今年疫情中挺身而出的钟南山院士,84岁高龄,依然步履矫健、思维清晰、说话铿锵有力;比如著名的漫画家方成老先生,89岁时身体依然硬朗。有人向他讨教养生之道,方老只说了一个字:“忙”。是啊!忙,成了人生最好的保养剂。

所谓“水停百日生虫,人闲百日生病”,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动物学家曾做过这样一个试验:把野龟、老虎自幼关进动物园,定时喂食,改善它们的生存条件。结果发现,它们的寿命都大大缩短。日本学者经实验研究得出结论:经常动手动脑的人,在60岁时仍能保持中年时期的活力和机敏。而那些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者则恰恰相反。美国心理学博士雷米研究发现,工作忙碌而紧张的名人们,通常要比普通人的寿命高出29%。

1979年,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兰格让一批70-80岁的男性进入到模拟1959年陈设的环境中生活,不断暗示他们生活在1959年,并引导他们回到年轻20岁时的工作状态。一周后,研究人员发现,这些老人在双手灵活度、行动速度、记忆力、血压、视力、听力方面都有进步,甚至有好几位老人走路都不用拐杖了。无独有偶,英国广播公司也曾做过类似的实验。工作人员细致还原若干年前的生活环境,让6位上了年纪的英国名人重返他们事业巅峰时的工作状态。半个月后的体检结果显示,其中两位老人的大脑比实际年龄年轻了20岁,所有老人的记忆力和智力都有显著进步。此外,有养老院试着给老人安排一些照顾绿植之类的工作,结果发现,他们的记忆更灵敏,死亡风险更低。

由此,笔者联想到发生在我们生活周围的一些现象。现如今,相伴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一些人滋长了享乐心理,迷恋起舒适圈生活,染上了类似楚太子“久耽安乐”的病症。在事业上不思进取,不肯付出;在工作上不动脑筋,拈轻怕重;在生活上贪图享受,追求奢华。其中极少数懒惰成性之人,知难事则退,遇挑战则躲,整天无精打采,萎靡不振,过起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懒生活”。这是何等的安逸?何等的悠闲?

这些高挂“免战牌”、毫无进取心的“享乐分子”,不但于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于自己的身体也会造成较大的危害。要知道,人闲是非多,百忙解千愁。一个人一旦被“病态惰性”左右,没有了干事创业的激情、干劲和动力,久而久之,会使身体的内分泌机能受到抑制,进而出现各种功能的衰退,空虚、浮躁、失落和病魔便会袭来,正所谓“邪气侵身添疾病,乱情丧志堵心憔”。如此,离所谓的“舒适”“幸福”也就越远。

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人生,最宝贵的莫过于光阴,最璀璨的莫过于事业,最快乐的莫过于奋斗。我们每个人,只有远离了“淹沉之乐,浩唐之心,遁佚之志”,在有限的生命中,准确定位人生坐标,坚定初心使命,坚守人生之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和创造力,直面困难和挑战,奋力奔跑在追梦的路上,从而活出精彩人生,干成一番事业,那么,既拓展了生命宽度、延缓了衰老进程,更实现了人生价值、收获了人生幸福。

《菜根谭》有云:人生太闲,则别念窃生。但愿患有“贪享乐、图安逸、不作为”这一“楚太子病”的人们,能够在《七发》的“要言妙道”中醒悟过来,也像楚太子一样“据几而起,出一身大汗”。倘如是,则何愁精神不振奋、事业不兴旺、身体不健康。

(作者系江苏省张家港市政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