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博会256项茶产品释放什么信号?

本报记者 徐金玉

2019-11-08期11版

8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闭幕。在来自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家企业的参展商品中,茶叶占据一席。记者在网上展厅搜索关键词“茶”,共出现了256条与茶相关的参展商品。除沙茶酱、茶几等仅因“茶”字列入名单外,仍有240多项是真正与茶相关的产品。

这一件件诞生于澳大利亚、英国、日本、韩国、肯尼亚等国的茶产品,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为中国消费者带来了新鲜、有趣的异域茶香。它们看似分散、迥异,可细细浏览、对比,仍能发现一些产品背后的市场规律。要在茶叶原产地中国开拓茶业市场,他们的着力点在哪里,产品方向在何处,中国企业可以借鉴哪些经验?一个个疑问,进博会的这256项茶叶参展商品,或许能告诉我们一些答案。

首先看商品,真是琳琅满目。新西兰的山茶花修护面膜、南非的曼德拉有机蜜罐茶、德国茶树精油牙膏、美国许氏花旗参袋泡茶、日本蝶矢宇治茶青梅配制酒、中国台湾的冻顶乌龙茶等。从这些参展商品的类别,还是可以看出一些门道。归纳一下,产品大概分为三类:拼配茶、茶叶衍生品和原叶茶。

拼配茶和茶叶衍生品,占据了所有参展茶商品的大半壁江山。这些茶企没有选择中国传统的原叶茶市场,而是另辟蹊径,结合自身优势,给中国消费者带来截然不同的产品体验。

“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茶企在进博会上的产品输入,体现了其开拓国内市场的思路。在原叶茶生产上,其加工水平达不到国内水平,因此,他们尽量避开了做原叶茶,而是把侧重点放在了深加工上,产品理念新颖,科技含量更高、成为网红的几率也会更高。”中国茶叶流通协会会长王庆说。

例如德国这次就把重点放在了他们的特色——花草茶上。德配牌鹰之目护眼茶、活力橙子花果茶、蓝莓乳酪水果茶、蜜桃乌龙茶、激活能量茶,单从名字,便能看出德国产品的着力点,落在了缤纷多样的花果香和草本功能的打造上。这同样是不少国家产品的共同特质———阿联酋的柠檬香柠红茶、新西兰进口黑加仑味安神助眠茶、斯里兰卡佛手味菊花苹果调味茶等,都以这种定位亮相进博会。

再说日本,同样是进口茶产品主要来源之一。隋唐时期,日本通过遣唐使传入了中国抹茶,并在数百年来不断发扬光大。现如今,抹茶已成为其衍生品市场主打的一面旗帜———抹茶味豆乳、抹茶巧克力夹心饼干、抹茶红豆脆皮雪糕、抹茶味烧酒等。据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统计,日本近3年,抹茶在食品和饮料上的应用增长了47%。日本茶的衍生品更多地将茶与食品结合,呈现的是既清新又健康的茶食品生活。

还有一些国家,展示的是茶与生活的多元结合。澳大利亚的绿茶卡卡杜李泡沫洁面膏、柠檬香茶树精油;匈牙利的绿茶茶多酚;韩国惑丽客绿茶舒缓控油面膜、红茶精粹眼唇卸妆片等。

“进博会带来了很多茶领域的创新产品,它们的市场研发能力很强,又与中国人休闲养生的消费习惯相衔接,很受大众喜欢和认可。”王庆说,“这些深加工产品走进中国,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有竞争但益处更多。中国茶企有了更好的学习对象,是一个优势互补、共同促进的过程。我们未来也要加强科技含量、科技投入,不断发展创新,提升茶叶衍生品的发展水平。”

同时,这也为中国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带来了启发。“我们走向世界,同样要了解国外消费者的生活喜好和国外茶企的优势,在此基础上,突出自身特色,生产和推广能适应国外消费者口感的茶产品。”王庆说。

除了拼配茶和茶叶衍生品外,展品中同样有原叶茶,这主要是台湾地区的贡献。台湾与福建一衣带水,茶叶发展脉络相近。阿里山的高山茶、东方美人、杉林溪茶,已愈来愈被大陆消费者熟知。“近些年来,很多台湾茶企都在开拓大陆市场,已经拥有了一批熟悉台湾茶的消费者。为了更好地适应大陆同胞的消费水平,我们也在提升品质。同时,又从云南得到启发,以传承千百年茶马古道精神为本,制作了香、质、本的乌龙茶茶饼,这次也带到了进博会。”茶禅一味台湾桃园市茶商工会理事长黄淑芬说。